牡丹は散っても花だ,夏が去っても追慕は切だ,口に出して…声に出して。

じこんようよう Act「3」

*ロマぐだ♀
*第一人稱
*ぐだ單箭頭ロマ
*是刀子
*為假想劇情

本來是想推開門之後,迎來嶄新卻又平淡的一天來著。因為這種小日子過得也蠻舒服,沒有什麼波瀾,就安安靜靜溺在其中便是。

但是半推開門的時候,一個極其嬌小的身影便映入我的眼簾…——比我還要矮許多誒。是誰呢?被召喚出的一位新英靈嗎,不過看體格什麼的絕對不是吧——啊也不對,畢竟像是童謠以及傑克這種超規格的個體,在這個不合常理的世界中也是存在的啊。

“前………前輩、早上好。”

我稍微愣了幾秒鐘。

整理了一下思想後,細數整個迦勒底中,稱呼我為前輩的只有瑪修…——而且也只有瑪修可以稱呼我為前輩,大概這也算是她的一種特權了吧、不過這個特權真的...

じこんようよう Act「2」

*ロマぐだ♀
*第一人稱
*ぐだ單箭頭ロマ
*是刀子
*為假想劇情

啊,對…好像今天迦勒底又會來一位新人御主,我在腦海中這樣想著。

這是我在幾位從者口中打聽到的消息。但凡是關於新人御主之類的消息,便很快就能在他們的私底下傳開。誰是信息散佈的源頭我倒是不怎麽清楚,不過我也沒什麽心思去考慮那個。

這位新人御主大概是伊始於新年的第一位。

這是第多少位新人御主我也記不清了,不過用手指去數的話,應該還是可以弄清的。每年彷彿按照慣例似的,隔上幾個月,總會有幾位名門魔術師家的家主帶著自己的孩子前來拜訪——不過絕對沒有我那屆四十八人那麽多,兩三個就算是封頂了。在這座最後的人理保護所工作最久的人類魔術師——也就...

じこんようよう Act「1」

*ロマぐだ♀
*第一人稱
*ぐだ單箭頭ロマ
*是刀子
*為假想劇情

——他走了。

他其實早就走了,走的也不算是太突然,只不過我還沒有接受這個現實罷了。

我身處的這個地方,迦勒底——這個最後的人理保護所,也不會僅僅因為一個人的離開而天翻地覆。只不過…我再也看不到他的笑容了。

羅馬尼·阿基曼,我的前輩,從前的羅曼醫生,在那時候倒不如說是所羅門更為準確——那個輕輕易易就可以做到千人斬的魔術王,很平靜的在我面前消失了。他既沒有化作為光,也沒有化作為泡沫,只是平靜的在我身前隱去了身形,在我的視界中消失了。

我當時不知道為何,也是那麽平靜,只是注視著前方,注視著他消失的地方,就如同什麽事情...

© 奶油雜菌湯 | Powered by LOFTER